400-850-6009
網絡售假或網店售假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
來源: 發布時間:2017/1/10 9:40:00
治理網絡售假來說,僅靠商標或專利等權利人主動維權或僅靠消費者自行維權是不夠的,還需要電商平臺積極加入維權隊伍。


寫在前面:

網絡售假或網店售假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

之所以說復雜,是因為網店售假牽涉的主體或所涉法律關系眾多,既包括商家與消費者之間的買賣合同關系,也包括商家與平臺電商之間的網絡服務協議,還涉及假冒商品與正規品牌之間的產品侵權關系。

簡單說,網店售假既損害了消費者的權利,也侵害了商標或專利等權利人的權利,還對電商平臺的公眾形象等造成了損害。

因此,從治理網絡售假來說,僅靠商標或專利等權利人主動維權或僅靠消費者自行維權是不夠的,還需要電商平臺積極加入維權隊伍,不斷加大侵權假冒商品的懲戒力度和震懾效應,才能持續提升平臺的知識產權保護水平。

文/李俊慧(微信公號:lijunhui0507)

索賠140萬!

雖然金額初看上去不高,但是,作為首例起訴售假店主或個人的訴訟,這個索賠金額的“震懾”效應已經足夠。

日前,國內首例電商平臺起訴售假店主案正式獲得法院立案受理。


來自深圳市龍崗區法院的信息顯示,淘寶網訴淘寶店主劉某網絡服務合同糾紛一案,經審查,符合訴訟法的受理條件,法院已決定立案受理。

那么,在該案售假店主已經涉嫌刑事犯罪的前提下,電商平臺再對店鋪或店主提起民事訴訟,目的何在?又有哪些看點值得關注?

售假店主已涉犯罪,但最高不過七年徒刑

2016年,阿里巴巴通過神秘抽檢發現一家淘寶店鋪存在異常,其所銷售的“施華洛世奇swarovski”手表存在包裝不符、做工粗糙、顏色異樣等諸多問題,品牌方鑒定確為假貨。

之后,阿里巴巴聯合品牌權利人,配合深圳市羅湖區警方開展行動,查處了該淘寶店店主劉某位于深圳的經營及居住場所,當場將其控制。

按照傳統“打假”模式,后續針對售假店主的違法犯罪行為,將進入刑事訴訟程序,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完畢后,將交由檢察院審查起訴,最后由法院開庭對劉某涉嫌的犯罪行為進行公開審理并依法對其判處相應的刑罰。

不過,按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銷售金額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簡單說,售賣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違法犯罪行為,最高刑罰不過七年,考慮到犯罪情節、違法所得等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各種因素,依法被判處七年有期徒刑的案件數量或比例并不會太高。

誠如阿里巴巴首席平臺治理官鄭俊芳(花名“滅絕師太”)所言,如果假貨產業鏈本身沒有被徹底打掉,這些不法分子極有可能死灰復燃,有時甚至是其本人受到處罰,但家人或者利益相關方仍在繼續制假售假。

讓售假者“傾家蕩產”才能有效遏制或震懾不法分子

雖然,該案中的售假店主劉某涉嫌犯罪已經進入刑事法律程序,但是,并不妨礙電商平臺阿里巴巴從民事法律角度再對其提起訴訟。

因為在淘寶網與店鋪之間的《網絡服務協議》中,雙方明確約定店鋪或賣家“不得銷售侵犯他人知識產權或其它合法權益的商品”。

簡單說,“不得售假”不僅是所有在淘寶等電商平臺開設店鋪從事電子商務經營店主的法定義務,也是店主或店鋪與平臺之間的特有約定義務。

那么,對于違反該約定在淘寶網平臺售賣假貨的店鋪或店主來說,他們應當向淘寶網承擔違約責任。

按照《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與此同時,《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損失賠償額應當相當于因違約所造成的損失。

簡單說,在電商平臺與店鋪之間的網絡服務合同之中,店鋪違反合同約定售賣假冒侵權商品,給平臺造成損失的,應予承擔賠償損失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個別或部分店鋪違反法定義務和合同約定在電商平臺上出售假冒侵權產品的行為,不僅使得電商平臺可能因處理不及時需要承擔相應的“連帶賠償責任”,更重要的是,還會讓公眾對電商平臺的信任程度或品牌認知產生負面影響。

比如,淘寶網就因平臺上有賣家或店鋪售賣假冒侵權產品而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列入“惡名市場”名單。

因此,作為電商平臺,阿里巴巴或淘寶網主動起訴售假店鋪或店主,對于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和良好社會形象意義重大。

此外,對個體或店鋪來說,索賠金額140萬應該已經算是創紀錄了,如若最終得到法院判決支持,對于遏制或震懾不法分子在電商平臺售假將會發揮巨大作用。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店鋪違反與電商平臺間的“不售假”約定,在平臺售賣假冒侵權產品,到底應該對電商平臺承擔多大的違約責任,本身并無先例可參考。

與此同時,店鋪違反約定售賣假冒侵權產品的行為,又會給平臺造成多大的損失以及如何評估損失,不僅事關賠償金額的確定,也對能否震懾或遏制不法分子的網絡售假行為影響深遠。

而這些懸而未解的問題,恰恰也是本案值得關注的焦點所在。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長期關注互聯網、知識產權及電子商務等相關政策、法律及監管問題。郵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號:lijunhui0602,微信公號:lijunhui0507)

芭比直播破解版_芭比破解版_芭比直播软件下载